主鳞

圈名主鳞,可以叫我小鱼
时常失踪,墙头比产粮多,但总是以中土为家,尤爱刚多林。
假(zhen)装(de)不(shi)手残,却总想画画
有时毒舌,真的没有恶意

当鱼吞饵,光彩终非玉。

p1完成图,p2原图。最近看了不少京极堂系列的书和漫画,临摹一张。出处漫画版《铁鼠之槛》。至于为什么是这个鬼畜的表情...我怎么会知道[捂脸]
哪怕是垫在底下描图都没办法把人脸画成人脸的我终于成功画出脸了。感谢两位小朋友的指导。她们是怎么看的出来五官间距差异的?

不是很清楚tag打法,有问题请评论指出。

如何利用AO3与WriteWords结合背单词

学到了,准备进攻AO3~

宛若琉璃:

——充分利用在线词频统计网站带你走向人生巅峰

(本文作者已经彻底放弃治疗)

众所周知,著名英语学习网站AO3能够有效扩大读者的阅读量与词汇量,对CP的爱作为动力有时甚至可以达成一天超过6小时、8小时乃至12小时的沉浸式阅读成就,长期坚持会发现个人的阅读速度、英语语感等均有显著提升。

但毕竟不是所有时候都能进行这种长时间在糖堆上打滚的行为耗时颇长且效果短期内不太明显的英语阅读练习。从手机或平板屏幕前抬起头来,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一部分人就会发现三次元正在通过各种死线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至于接下来是通宵还是通宵还是通宵……反正选一个就好。...

【织安】白色桔梗

白色桔梗
(未完成)


花吐症梗 白色桔梗的花语:无望的爱,永恒的爱
织安清水,安吾中心向,cp感不强
更多是想表达一种我对坂口安吾这个角色的理解

【上天给了这个男人一颗最重感情的心,却逼着他戴上三重面具,做一个最不能动情的人。】

黑手党的情报员坂口安吾在车门关上时猛地咳嗽两声。一片花瓣应声落在他的掌中。在朦胧的夜色中,这片洁白的精灵只有模糊的边缘,柔和着融入环境。但安吾皱起眉头,眼镜片适时地反光遮掩了他的情绪。
作为异能特务科的一名异能者间谍,他需要了解的知识显然并不仅限于科学;因此他就会知道,这世上与科学研究不符却并非异能的事物也不在少数。
比如现在这种、一直被当做恋爱传说的大名鼎鼎的危险疾病:花吐症。...

是时候展现一下cp杂食党的恐怖之处了。


原图来自头像是饭团的那位大大。
我怀疑我还没有连全。

【文野中安】(车)橙色蜂蜜水(上)

预警:
#R17
#有流血描写
#并不是很愉悦的车
#大概还是ooc了
#时间线接剧场版后

OK向下👇

横滨的夜色还未完全降临,天空依然大亮着,汽车和行人却开始增多。
正是下班的时间。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中原中也刚刚结束与组织首领的谈话,开着车准备回住所。他们交谈的内容自然是不久前发生的灾难性事件,那场覆盖整个横滨城的大雾。好在事情终究是在没有很大牺牲的前提下获得解决。
如果不是因为在事件中异能和体力消耗很大,中原也不会连续几天被首领半强制着按时下班,把加班任务丢给属下。所以他难得有一次见到自然光照亮的房间,当然还有沙发。
沙发上有人。
标准三件套,严谨平整的领带结,圆框眼镜,一丝不苟的黑发。
啧,教授眼镜。
“我是来付...

@晴海 @sic. 呼叫亲友。说两句?(试图引起注意)

SatūRN日生星:

說一說 今晚更圖:/

李但愿:

我也要玩!!!

【文野全员】捕梦网

传说中捕梦网会为使用者捕捉到好梦。

含有微社乱、织太、织安、双首领等

微的意思就是几乎没有

就是小段子

可能有后续

本质是刀


0.坂口安吾得到一个捕梦网,他把它挂在床头。

1.安吾梦见今天没有需要加班的工作,属下没有捅娄子,一切有秩序的运行着。他满意的笑了。

2.安吾梦见自己抛下整个办公桌的文件跑到Lupin去喝酒。织田作和太宰都已经到了,他们度过了一个开心的夜晚。没有人夺命连环call要他上交文件,太宰也没有联合织田作使他连吐槽都不能吐。

3.安吾梦见自己被绑在一把椅子上,在一栋荒废的建筑里。一直到天黑都没有人来救他。于是爆炸发生,他死了。*...


【同人生态】谈谈这个“圈”

一纸空白:

Laceration:



#大致是关于畅游同人圈的一些建议



#混迹各种同人圈已有十余年,最近突然想写这么一篇东西。起因是自己目睹了,也从朋友那里听说了很多让人惋惜的事件,并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在混圈时的烦恼和挫折。所以这个不成器的我,就来分享一下自己的小小经验(顺便吐槽),希望能带给自己和大家一点点……启发?



#本文开放站内转载,欢迎各位同好指正。



一  正确认识同人圈的构成



同人圈是由人构成的,它是个投射在网络上...

【文野织太】蓝色玛格丽特

>织太织无差,织田作视角

>第一次喝玛格丽特的产物

>盐边真的很好吃

>部分语句引用百度百科

>安吾:幸好我去出差了不然我就是那第一百个人

@晴海 张嘴吃粮。放心,只有不到一半是刀,其他都是糖。(秩序中立的微笑)


我推开Lupin酒吧的门,缓步走下楼梯,看到太宰治已经坐在一如既往的位置上,面前放着一个空了的蟹肉罐头。他看到我进来好像很高兴,没有缠绷带的一只眼睛里闪着诡异的光。我下意识地在这样的目光中颤抖了一下。

记得上次太宰这样看我还是在他说要请我和安吾吃他做的活力清炖鸡的时候。

我默默坐下,等待调酒师...